自我激励的治愈

来源:繁荣成长工作坊作者:Joy Liu发布时间:2015年10月16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不知道你有没有经历这样神奇的事情:你明明感冒的很严重—咳嗽、流鼻涕、嗓子疼并且头疼,然后你去打算去看医生。然后你发现很奇怪,在你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等待着医生的召见时,你持续了一个星期的那些严重的症状竟然莫名其妙的都消失不见了。你在医生面前努力地想大声咳嗽或者让他听听你沙哑的声音,你想要医生意识到你的病是多么的严重,可是那些病症就这样匪夷所思的不见了。

 

    或者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你已经持续病了几天,发现自己越来越严重而不得不去看医生,感觉自己像是得了一场大病。医生让你去做了常规的血液检查,然后发现你的免疫细胞指标非常正常,于是她轻描淡写的对你说:“你没什么事儿,回家多喝水多吃点维生素,注意休息就好了。都不用吃药。”你心想:“纳尼,那我怎么之前一直觉得那么严重呢?”之后奇迹再一次发生了,你好像真的立刻就感觉好了很多,然后如卸重负般的感到病好了一大半。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

 

    这些瞬间的疗愈到底是我们的自欺欺人还是说真的有什么东西让我们感觉更好了?今天Joy童鞋想跟你聊聊一个非常神奇的自我激励的治愈现象。

 

    不仅仅是安慰剂效应(Not only the placebo effect

 

  1.       安慰剂效应(The placebo effect

 

    这是心理学里的最伟大发现之一,有无数的实验证明了安慰剂效应的存在,Joy这里就给朋友们分享一个最经典证明安慰剂效应存在的实验。Stewart Wolfs在1950年研究了在怀孕期持续的恶心和呕吐的孕妇,医生们让这些孕妇吞下能够记录他们胃部收缩的胶囊,来判断他们呕吐的情况。然后医生给了他们一种药,并且告诉他们说这种药能够非常有效的治愈他们的呕吐症状。但其实恰恰相反,这些孕妇得到的其实是促进他们呕吐的药品。

 

    非常奇迹的是,这些孕妇的恶心和呕吐症状完全消失了并且她们的胃部收缩频度也恢复了正常水平。仅仅因为她们相信自己得到的是抗呕吐的药物,这些孕妇让一种已经被证实促进呕吐的药物起了完全相反的作用。尽管很多人用这种药物是为了让自己在食物中毒时能够及时把有毒的食物排出,这些孕妇们却成功阻止了本应该让他们呕吐的更加厉害的药效。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她们相信这个药物是可以防止呕吐的。仅凭信仰的力量,她们就治愈了自己。

 

    这就是神奇的安慰剂效应:当我们真诚的相信某些药物的作用时,我们的身体就会启动它强大的自愈机制来让我们恢复。但是我们今天想聊的不仅仅是安慰剂效应,因为毕竟安慰剂效应更多的是依赖于外界和权威给予我们的力量。

 

    那么有没有一种力量是我们可以有意识的调用然后让我们自我治愈的呢?

 

  2.       不仅仅是安慰剂效应

 

    如果说安慰剂效应还只是我们通过自己对某种疗效的信仰而产生作用,那么我们自己能不能非常自主的利用这种相信的力量去自我治愈呢?

 

    让我再来告诉一个更神奇的故事。他是一个名字叫做Joe Dispenza的医生,他写了一本书:“你就是安慰剂(You are the placebo)”。在这本书的开始,他讲了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在1986年的一个美丽晴朗的加利福尼亚的四月天里,他的身体在参加一个铁人三项的比赛时被一辆汽车碾过,那个时候他只有23岁。他被送到医院的急诊室里,发现自己的6块脊椎骨都是粉碎性骨折。

 

    医生告诉他说唯一可能让他重新站起来的方式就是植入一个类似钢管的东西来充当他的脊椎骨,而这个巨大的手术不仅耗资惊人,而且手术之后他能够继续走路的概率也只是一个“可能”。他选择了不做手术。瘫痪看起来是他面临的唯一结果。但是那时候的他就有一个信念:他身体里有一个看不到的意识力量,一个智慧的力量,可以在每时每刻支持、保护并且治愈他。于是他开始了唤醒自己心中这个自我治愈的意识力量的旅程。

 

    每天两次,他会花2个小时的时间想办法在自己的脑海中创造出他想要的画面:一个完全治愈的脊椎骨。当然了,他也同时开始意识到自己在多数情况下是多么的无意识并且他的注意力是多么的容易被分散。他开始意识到当危机和创伤发生的时候,我们花了多少时间去想象自己不想要要的结果而不是我们想要的。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他非常挣扎的把自己的意识不停的拉回到每一个当下。

 

    在整个去想象他用一个完全治愈的脊椎骨去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的过程中,他发现自己在潜意识里其实一直在想医生说的那句:你也许永远都不会站起来了。当他在头脑里一步步的练习能够重新走路的场景时,他发现自己的思绪时不时就会跑到另一个可怕的画面:他的余生都在轮椅中度过的画面。

 

    每次当他走神的时候,他都重新开始想象能够走路的整个过程。它很枯燥、无聊并且令人沮丧,而且最重要的是,非常的困难。最后在6个星期之后,他终于能够不收任何干扰的在头脑中形成非常清晰的画面,一个他有着痊愈的脊椎并且能够自由行走的画面。他第一次感到彻底的放松并且活在当下,不管是他的头脑还是身体。

 

然后他的恢复就开始了,他开始慢慢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并且这些变化鼓励他更加努力的去让他头脑中那个有意识的智慧去帮助他恢复。终于在事故发生的9个半星期之后,他重新开始走路了。在第10个星期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接待他的病人了。

 

    你可以想象作为一个医生他的兴奋。从此他开始了对于这种现象的研究,并且希望他的成功能够复制在更多的病人身上。在下周的文章里,Joy童鞋将充分发挥自己热爱学习的优势去总结目前心理学家和医学家对于这种自我治愈力量的研究成果。现在先留一个小小的悬念。

  

    反安慰剂效应(The nocebo effect

 

    你会发现安慰剂效应不仅仅只有好的一面,它同样可能会阻碍我们的治愈甚至让我们死亡。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心理学曾经做的另一个调查。他们发现,病人是否“听医生的话”能够直接决定他们的健康状况。他们同样把被试分成两组,一组病人得到的是有治疗效果的药物,而另一组病人得到的仅仅是安慰剂。

 

    但令人吃惊的是,那些“听医生的话”按时服药(70%以上的情况按时服药)的病人,不管是在真正的药物组还是安慰剂组,都远比“不听医生话”服药的病人恢复得快:仅仅是因为相信自己没有按时服药,就会大大降低我们康复的力量(所以启示之一就是: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总是好的!)。

 

    这种效应我们管它叫做反安慰剂效应(The nocebo effect)。相信大家都听说过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在二战的时候士兵为了折磨他们的死刑犯,决定假装给他“放血”让其死亡。但其实他们只是蒙上死刑犯的眼睛,用冰在他的手腕划了一下(都没有割破),然后一直用水滴模拟鲜血流淌的声音和感受。结果这个死刑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这同样是信仰的力量。当我们被强烈的恐惧所占据并对某种类似死亡的后果产生强烈的信仰时,我们的身体就会发出信号让我们走向死亡。

 

    自我激励的治愈

 

    写到这里我十分激动,因为我相信你跟我一样,热切的希望能够用这种自我治愈的力量去帮助自己和身边的人保持我们想要的健康。信仰是一个如此强大的力量,以至于如果我们动用自己的全部注意力去相信我们身体里治愈的力量,并且积极的想象我们的想要的结果时,我们的身体就会发出这些自我修复的信号,让我们信仰的结果和积极的形象变为现实。

 

    我们绝大多数人所发展出的慢性病,都或多或少的跟我们的心理因素有关。

 

    当我们乐观的、全心全意的给予自己治愈和爱的力量时,我们的身体会放松下来,它会启动起我们在数百万年的进化中所发展出来的、我们还没有充分理解的自我修复机制,然后帮助我们去治愈自己。

 

    你就是自己的安慰剂效应。

 

    为自己的健康负责,从相信自己内在的治愈力量开始!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