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二人到广东千里寻母 被拐24年母亲终回家

来源:华西都市报作者:李华刚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7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两个孩子才四五岁,妈妈却被拐走了,这样的悲剧发生在24年前。

24年后,2016年10月5日晚上11点过,儿子千里寻母,从四川泸州到广东揭阳,终于将妈妈找回来了,回到了母子曾经一起生活的地方。

邻居周婆婆看到他们母子团聚后,忍不住感慨:“他们不远千里把妈找回来养老,难得哟。”

 

24年后,母子三人团聚,在老家门前合影。

 

 

被拐

母亲被拐离家,留下两个孩子

“妈,我来看你了!妈妈呀,我回来晚了,你都看不到我了啊!”10月6日傍晚6点,在泸州市古蔺县马嘶乡红星村二社的一块荒山坡,谢帮霞在坟冢前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她再也不能为母尽孝了。因为谢帮霞被拐离乡已24年之久,两个儿子今年国庆节才把她接回老家。

当年被拐时,谢帮霞的两个儿子才五六岁,现在回家了,她的儿子早已长大成人,王传渊已经28岁,王传炯30岁。

1992年农历腊月初二早上7点,天刚亮不久。有人敲开了谢帮霞的家门,说她母亲生了重病,快要咽气了,让她赶紧回娘家去。一时间,一家人被这个消息弄得手足无措。

王传渊那会儿才4岁多,还差几天才满5岁,看着妈妈就要跟着堂舅出门,一个劲儿哭,想要跟着一块儿去。“当时,幸亏我奶奶拿出了一包糖来哄我,要不然,我也跟着妈妈被拐走了,现在也不知道会在哪里了。”王传渊说,母亲回娘家后一个星期都没消息,家人之后去娘家问,“根本就没有外婆病危这回事,这才晓得被拐卖了。”

谈起儿时的经历,王传渊说,现在已经记不清了,这些都是长大后,亲戚们告诉他的。

今年80多岁的王绪彬,谈起儿媳妇谢帮霞被拐卖一事,依然情绪激动。他说,谢帮霞被拐走的那年,他的儿子因为犯错,正处于坐牢期间,“三年的劳改时间还没到一半,儿媳妇却被拐走了,留下了两个五六岁的娃儿。”

 

6日,四川泸州市古蔺县马嘶乡红星村,小时候和母亲一起生活的地方已成空地,王传渊准备在这里重新“安家”。

 

变故

爸爸服毒自杀,两兄弟成了孤儿

“妈妈被拐走的时候,爸爸正在坐牢,等他刑满释放出来以后,也曾经到处都去找过,找了几年依然无果。”王传渊说,他爸爸原本就经历了人生的波折,出来后又诸事不顺,最终在2000年喝农药自杀了。那时,王传渊才刚满12岁,还在读小学。

十来岁的孩子,短短几年时间里,就经历了两大变故,先是没了妈,后来又变成了孤儿。每当谈起这些过往,王传渊感觉自己都有些麻木了。他说,小时候也有想过要找妈妈,可是根本就无从找起。

记者问王传渊关于童年的记忆,他想了半天,摸了摸头,一脸迷茫,什么都讲不出来。

 

谢帮霞24年后回到家乡,早已物是人非。

 

离家

少小离家打工,两兄弟“无处安家”

王传渊和王传炯成为孤儿以后,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但是读完了小学,爷爷奶奶就再也供不起他们读中学了。2002年的时候,王传渊说,他去福建泉州投奔在那里打工的二姑,王传炯比弟弟晚出去一年,之后也去了广东。

“这些年我一直在广东的一家餐厅打工,其间一次都没回过老家。”今年30岁的王传炯,至今还没成家,他说从老家出来的时候,他晕车,“一路上黄疸都吐出来了,不喜欢坐车。”也因为没有妈妈,他再也没回过从小长大的地方。

弟弟王传渊比哥哥显得能干些,在福建泉州的一家鞋厂里面做技术工。如今,王传渊已经有了一辆属于自己的小车。他说他每年春节基本上都要回老家一趟,因为这边还有他的爷爷、叔叔、伯伯、婶婶、姑妈、姑父,以及他妈妈娘家的舅公、表舅,那些亲戚还在,每年回来,他都会去串串门。“但我还没买房,不知道家该安在哪里。”

 

邻居周婆婆还能认得出谢帮霞,说她长胖了。

 

寻母

一封十几年前的信,成为唯一线索

从出去打工开始,王传渊和王传炯两兄弟,就一直努力寻找妈妈。谢帮霞被拐卖后的几年里,“有邻居曾说在广东那边见过她。”因此,哥哥王传炯去了广东。

后来,王传渊的舅舅、舅妈又拿出了谢帮霞在十几年前曾经寄给家里的一封信。

“妈妈写信来的时候,随信寄了一张她在那边的生活照片。”王传渊说,但是因为舅舅谢帮政几年前曾经搬过一次家,老房子拆了,信也找不到了。还好他舅妈记性好,还记得谢帮霞当时寄信的地址。

“去年5月份的时候,我跟我堂哥王传露一起,按着妈妈寄信的地址开始找。”王传渊说,他妈妈寄信的地址是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区埔田镇长岭村。“去之前我在百度地图上面查找过,有这样一个地方,但我去之前心情还是很忐忑的,因为离妈妈寄信已经10多年了,也不知道她是否还健在,是否还住在那里。”王传渊说,不管如何,他现在有能力自己去寻找母亲了,也有线索了,就一定要亲自去看看,不然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安心。还好,虽然经历了波折,但他去了以后,还是把妈妈给找到了。

 

相认

儿子喊声“妈”,她突然大哭跑开了

王传渊说,他跟着堂哥王传露一起去找母亲,到达广东揭阳长岭村那天,天已经黑了,只好第二天又去问,但未能如愿。“后来我们又寻求派出所的帮助,通过妈妈的照片,在他们的寻人网络里面发了信息,最终确定了妈妈就在那个村,还健在。”第二天,派出所通知王传渊去认人。

“妈妈被拐的时候,我还小,根本就不记得妈妈的模样,但跟我一起去的堂哥比我大五六岁,妈妈被拐走前,他也差不多十来岁了,他还记得我妈妈的样子。堂哥在看到派出所叫过来的人时,很肯定地给我讲,说那个就是我妈妈!”王传渊说,他喊了一声妈,结果她“哇”的一声哭着就跑开了。“她有些憨,又不会表达感情,晓得我是她儿子,但却一时接受不了。”跟想象中,母子相认时相拥而泣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相认,王传渊说自己也能坦然接受,他说,找到妈妈,更多的是想要尽一份孝心,“还好,现在还来得及。”

问起当年被拐卖的经过,谢帮霞说,当年她跟人离家以后,具体怎么坐车,去了哪里,现在她都记不清楚了。问她去到广东以后有没有想她的两个儿子,想没想过回来,她说“不敢”,也没人愿意带她走出村子。

 

选择

尊重母亲意愿,哥哥随母迁居广东

“现在找到妈妈了,很多事情该了的就得了,也该有个归宿了。”王传渊说,他虽然之前经历过一段婚姻,第一个孩子也读小学了,但他却感觉始终都没有找到“家”。

两兄弟这次接母亲回来,要做两件事情。首先要把妈妈的户口问题解决了,“妈妈现在还是个‘黑户’。在广东那边,虽然有了个家,领养了个女孩,但是一直没有户口。”还有就是“安家”,“哪怕在老家的宅基地上建个房子,也有个归宿感。”

关于谢帮霞以后在哪里生活,两兄弟表示,他们已经问过母亲了,“尊重妈妈的意愿,继续留在广东继父那里生活。”而对于哥哥王传炯,因为他还没有结婚,他们希望把他母亲的户口问题解决后,随着母亲迁到他继父那里去。“以后,也便于我们照顾二老。”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李华刚摄影报道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