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场硬仗,都会让你变得更强

来源:新浪读书作者:米粒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7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为了梦想,拼尽全力又何妨》 米粒 现代出版社 2016年9月

 

 

  在我们与自己的对抗中,每一场都是硬仗。因为我们的对面站着的是自己。

  [01]

  绝地反击是对人生最大的敬意。

  《奇葩说》第三季落幕了。很多人说姜思达脱胎换骨、凤凰涅槃,虽然没有拿到最后的BB King,但在无数奇葩迷的心里,他早已是无冕之王。

  在之后爆出的深度访谈里,姜思达红着眼圈回忆往事,其余的他都没有提,只说到了在第三季的开始,他清楚地记得一个片段,导师甄选各队战将的时候,他是最后一个被挑走的。

  “我不想给大家拖后腿。”他说。

  听到这儿,我的心忽地沉了一下。

  那些也许不带什么恶意的忽略最伤人。因为对方没有气急败坏的攻击性,也不存在小题大做的故意丑化,他就是在真诚又残忍地透露给你一个真相——你还不强大。

  我特别能明白思达当时的尴尬和沮丧。看着队友们心满意足地听到自己的名字,然后一个个跳到心仪导师的身旁,甚至会被大家开玩笑似的争抢,可自己还得僵硬地对着镜头微笑到最后一刻。我相信这一刻对于他而言无比漫长。

  我想起了小时候学校舞蹈队的老师到班里挑新学员,班主任点了几个女生站到前面备选。我把身板挺得笔直,连呼吸都尽量优雅。可是老师只是大致看了几眼我们的身形和手指就开始掏出名单勾画。我左边和右边的同学都被舞蹈老师记下了名字,然后她们欢快地对着眼神,隔着我小声地商量:“以后咱俩一起去练啊。”

  我横亘在她俩中间,像一块顽石一样没有任何吸引她们的地方。

  班主任说:“大家鼓鼓掌,向这些新入选的同学表示祝贺。”掌声呼啦啦地响成一片。我一个人保持着僵硬的微笑面向全班同学,他们的眼神全都投在胜利者的身上。我也清楚地知道,用不上半天,这件事就会烟消云散,留不下多少痕迹,可心里还是有什么东西互相裹挟着慢慢地,慢慢地沉了下去。

  我们都曾经如此敏感,能毫不费力地察觉到对方的每一丝敷衍,也辨得出自己是退而求其次还是不二之选。即使是大家对别人的肯定也能被我们捡回来当作验证自己不受欢迎的铁证。已经心知肚明自己要与“没有存在感”这件事终生相伴,可还是希望能有那么几秒世界是属于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自己心目中那个脚踏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于是思达怀着隐秘的心理报复似的疯长,他牢牢记得自己在第一季的时候就头戴着红花被淘汰出局,记得导师们最后才向他伸来幸运的橄榄枝,记得马薇薇、颜如晶早就一炮而红,光芒万丈。所以他认真备战,决不懈怠,无数次在宾馆的走廊里游荡至深夜,冥思苦想辩题。在赛场上仔细观察,一点点摸索,找到观众的High点和节奏。更重要的是,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辩论风格。史航曾评论思达是妖也妖得起来、论理也论得下去的全方位人才。

  是啊,绝地反击是一场硬仗。

  我们有多少次被自己懈怠的谎话所迷惑,错过了与失败硬碰硬的贴身肉搏。可是思达抓住了,我相信每当他想要和命运妥协的时候,最后才被选中这件事都能适时地从内心的对话框中弹出,自行画横线变字体加粗,想到那一刻的煎熬,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披荆斩棘。

  那些生命中无数次被证明的瞬间都会在我们的脑海中如秃鹫般盘旋,接受自己很平凡比我们想象中要难得多。所以,不如迎战。不是吗?

  [02]

  每一条路都不会白走。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从几年前开始练习瑜伽。试听了几节课,便选定了单位附近的一家比较正规的瑜伽馆学习。

  因为要照顾家庭,时间受限,我能固定的时间是周五晚上7点上思老师的阿奴萨拉。这种瑜伽不仅调节肌体,还着重推崇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强调无论是优势还是缺陷,都要用自然乐观的心态去接纳。

  刚开始练习的时候,我常为自己僵硬而不协调的身体发愁。看到其他学员进步神速,我马上就会陷入焦虑。劈叉不行、下腰也难,一抻筋就生不如死鬼哭狼嚎。每当这时,思老师都会微笑着走过来,用手轻轻地安抚我:“不要和别人比,慢慢来。”

  好几次课后,我都在教室里默默地再练一会儿。我知道,在柔韧性这个问题上,别看我练了很久,却常常不如那些天生身体柔软的新手。最近认识的几个学员,都是刚刚上了几节课的年轻人,一招一式做起来丝毫不比我这个师姐弱。其中有一姑娘叫阳阳,几乎每一个体势都能做得很标准。老师问她有没有练过,她茫然地摇了摇头,吐着小舌头说:“今天是第一节课。”

  那天我的沮丧比太平洋的水都多,我就不知道这几年辛苦坚持的意义在哪里。练到现在,我的好多关节还是没有打开,肢体还是不够柔软,虽然力量和稳定性有所加强,但做起动作来还是不到位。

  我们怎么能安心地接受这种徒劳无功?怎么能忍受没有结果的付出?怎么能日日与失望和平相处?

  后来,我无意间在网上看了有关杨澜的一个访问,她说很多事我们努力了,也许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比如她准备采访奥巴马,整个团队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却在最后关头被通知取消了。失望之余,杨澜却有了新的体会:“虽然没有采访到奥巴马,却借此系统地学习了经济学和美国历史,这些东西都是切切实实的收获。”

  是啊,在挫折中最磨炼心性。有位名人曾说:“患难与困苦,是磨炼人格的最高学府。”对于不屈不挠的人来说,这个世上根本没有失败。爬出失望的沼泽,重新出发,才是最重要的。

  [03]

  别让自己变成曾经讨厌的样子。

  活在这世上,不世俗很难。尤其是开始写文章以后,见到了太多一夜爆红、名利双收的幸运儿,心情越发不能像刚刚开始码字时那么平静了。

  写作圈就像是娱乐圈的裙边,稍一用力似乎就能乘风而起。我见过不少因为一篇文章就大红大紫的作者。此后出书、拍电影、上电台、录节目一路水到渠成。这些人在我们这些挣扎在第十八线小写手的心里就像是北影门口群演心中的霍建华和阮经天,是希望、光明和未来。

  于是有人为了点击量,不断标新立异,口出狂言,为了吸引读者的注意,标题党也好,蹭热点也罢,谁的文章阅读量达到10万+了,就一窝蜂地去模仿。前段时间杨绛先生去世,自从她病危的消息传出,就有人戏言早就写好了热文等着讣告。

  我们终于在这片洪流中迷失了自己,一点一滴变成了我们曾经最讨厌的样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渐渐忘记了当初为什么要码字。在急功近利寻找灵感的日日夜夜里,几乎每个作者都忘记了自己踏上这条路时的初心,忘了躲在被窝里写小说的刺激,忘了日记本里那些感动自己的吉光片羽,忘了写作的初心是记录琐碎平实的生活和细密如尘的情绪。

  于是,不少人不再坚持自己想要写什么,而是日日追逐着市场的热点,涨粉了就欢欣鼓舞,掉粉了就垂头丧气。

  于是,不少人开始盘算着接各种小广告接微商软文,招揽各种生意,把写作当成了自己挣钱的工具。

  那份说着想聆听别的生命,也让其他生命安静聆听的纯真没有了,那个陶醉和满足在字里行间,两眼闪闪发亮的年轻人也消失了。我们心浮气躁又心安理得地为自己开脱着,是啊,出来写字的人都想红,都想挣钱。这是时代的压力,无可厚非。但衡量任何事都不该只看重浮华功名,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人生在世,每一场都是硬仗。弱小想变得强大,劣势想成为长项,都要披荆斩棘,付出难以预估的努力和代价,更难的是还要面对随时出现的徒劳无功和诡谲多端的杂念与心魔。我们都是凡人,失败了会气急败坏,成功了很容易骄傲膨胀。将军猛将也许能在沙场上以一敌百所向披靡,但退下阵来内心能否安宁平和才是他这一生能否快乐的关键。所有的失败,与失去自己的失败相比,都微不足道。

  人生路上,打击你的、妨碍你的、纠缠你的,都是你自己。守住自己的心,控制贪婪的欲,战胜人性的弱与恶,从来都不容易。跌倒了一百次,就第一百零一次地站起来。每一场硬仗,都只会让你变得更强。

  (选自《为了梦想,拼尽全力又何妨》)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