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玺: 父亲的眼泪 横跨整个中国

来源:旺报作者:王冠玺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6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大陆幅员极其辽阔,天南地北,人各一方,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经年与父母及家人分开的,由于有兄姊的照料,使我大幅度的免除了实质性的担忧,但是父母及家人对我的牵挂与关怀,却以一种默默、含蓄,但却力量强大的方式不间断的朝我流动着。

 

现在回忆起来,那已经是2006年十月的事情了;那一天下午我在上海交大上完研究生的课后,与往常一样走到校门口搭乘校车到东川路口乘轻轨。才刚上校车不久,便见着一位年约四十许,衣着年轻,身手看来十分矫健,并且还有些潇洒的北方汉子,肩上背着一个背包,手上提着一个纸箱,由他儿子送他来乘校车。

 

一来一回 两万里路

 

当这位父亲确定了这趟班车确实是前往轻轨站,并且能直接连到上海站之后,便上了车。上车后他转身轻松的向他儿子说道:「你走吧,别待在这儿,该干嘛,干嘛去!」他那仍显青涩的儿子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便转身走了。

 

这位北方汉子一上车便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一来一回,可是两万里路呀!」我心里想,那可不是一万公里吗,都够从新疆边界打一个来回了。只见他放下包袱,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头一低,剎那间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他解开包袱,拿出卷筒纸拽断了一截擦了擦眼泪,就立刻又回到车门口,朝着他儿子的背影望去。

 

他儿子其实就在约莫五十米开外,正与一群同学在等校内的班车,只是因为中间有其他的校车错落着,所以他不知道他父亲其实能看见他,因此一直是背对着他的父亲。这位父亲一会儿回到座椅上,一会儿又走到车门口,等到车开动时,他将整个身子转了过来,往他儿子所站立的方向望去,当校车往他儿子身边驶过的时候,这位父亲连忙打开车窗,想要喊他儿子一声,不过车速太快,他还来不及叫他,车子就逐渐开远了。可惜他虽然再一次的近距离的看到了他儿子,但是两人却始终没有对上面。

 

当这位父亲坐定之后,眼泪又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其实我很少看到像这样年纪的男人流泪,不过他的神情感染了大家,包括我在内,我相信在他周边的其他老师们也都红了眼眶。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一听说话内容就知道是他儿子打来的,他虽然整个儿眼圈都红了,却以若无其事的语气与他儿子说话:「我没事,你快忙去吧,该干嘛,干嘛去,嗯,车应该快到轻轨站了,就这样吧。」挂上了电话之后,他转头朝外望了一会儿,回过头之后,又拿起卫生纸擦了一会儿眼泪与鼻涕。

 

我没事 你快忙去吧

 

我当时心里想,这位父亲大概对上海市不会太熟,我应该提醒他一下,免得他走冤枉路。到了东川路轻轨站后,他一进车站后就问别人,这车票在哪儿买呀?因为车站不大,所以他一下子就找到了售票口,我因为担心他不知道乘五号线轻轨,必须在莘庄站转乘一号线,才能到上海站,所以便在边上提醒了他一句:「你要到上海站、必须在莘庄站转乘一号线地铁。」他略带诧异并带着谢意的看着我说道:「谢谢你啊,师傅。」

 

我告诉他:「我刚才是和你一同搭校车过来的,我是学校老师。」他似乎觉得我与他更显亲近了,同时也意识到了我刚才完整的看到了他的情绪起伏,便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唉!我挺没用的。」我则说道:「别这么说,父子之情嘛,可以理解。」我们边走边聊,两人便一同登上手扶梯,站在月台上候车。

 

原来他是铁道部的职工,不过是在新疆的库尔勒工作,那是一个距离乌鲁木齐还有六百公里远的地方,位处南疆。这一来一回,光在车上的时间就要一个星期,实际行程确实是达到了两万里路。他昨晚仅在上海交大校外的一间宾馆住了一宿,因为有其他公务,所以今天就得走。

 

天南地北人各一方

 

刚刚站在车外的那个小男生是他的儿子,年仅十七岁,是上海交大的大一新生。我们就在轻轨车厢里这么随意的聊着,这位父亲最后说:「我给你我的手机号吧,什么时候你来库尔勒,必须得找我,我来给你安排。」我则说道:「我看我去库尔勒的机会恐怕是很低的,但是你再来上海的机会倒是很大,等你来的时候,我请你吃饭吧。」就这样交换了手机号码。

 

在一号线,我先下了车,这位父亲,他长我五岁,现在我叫他张大哥了,坚持送我到车门口,我下车后在月台上向他挥挥手,他也激动的向我挥手,我就这么目送着他离开车站,前往原来应该相隔三个时区以外的我国边境,新疆。

 

这是一件平常事,但却透露出父母爱护子女的深切之情。小的时候,读朱自清的〈背影〉,只觉得写得好,但是等到年长之后,才逐渐能体会出那里面所描述的亲情是多么的浓郁与深刻。

 

大陆幅员极其辽阔,天南地北,人各一方,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经年与父母及家人分开的,由于有兄姊的照料,使我大幅度的免除了实质性的担忧,但是父母及家人对我的牵挂与关怀,却以一种默默、含蓄,但却力量强大的方式不间断的朝我流动着。

 

帮我儿子带回家

 

我曾经帮那位张大哥提了一阵他带的那个纸箱子,重量不重,他笑着告诉我说:「这里头都是我儿子用不着的东西,我给他带回家去。」

 

衷心地希望大家都能与家里多联系,即使只是报个平安也好。

 

(旺报)  

 

 

        注:  父亲的眼泪,横跨整个中国 》获得《 旺报 》第七届“两岸征文”首奖

   

        附相关报道:

  

 

 

    4月18日,《旺报》在台湾新北举办第七届“两岸征文”颁奖典礼。大陆作者洪鑫诚(右)及台湾作者王冠玺,分别以《五二O的台北素描写真》《父亲的眼泪,横跨整个中国》获得首奖。 刘舒凌 摄

 

  中新网新北4月18日电 (记者 刘舒凌 龙敏)《旺报》18日晚在台湾新北举办第七届“两岸征文”颁奖典礼,来自大陆大江南北40多家代表性媒体代表共同出席。

 

  大陆作者洪鑫诚及台湾作者王冠玺,分别以《五二O的台北素描写真》《父亲的眼泪,横跨整个中国》获得首奖。

 

  在浙江大学任教14年的王冠玺教授,从台湾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大学攻读博士,此后的学术生涯就留在了大陆。获奖文章记录了他11年前在上海交通大学授课后搭乘校车的一段遭遇:一位北方汉子从新疆库尔勒送儿子到学校、离别时的种种不舍,令他更真切地感受朱自清的《背影》里面所描述亲情之浓郁、深刻。

 

 

父亲节专题

 

 

李亚鹏写给女儿李嫣的信曝光,感动了亿万网友

 

李健致父亲:在你离去的多年以后我为你骄傲

 

父亲的眼泪 横跨整个中国

 

汪曾祺、北岛、梁文蔷这样表达爱意: 写给父亲的话

 

感人!父亲从来不说爱你 但他给你了全部

 

大学生父亲节手写家书:长大才懂得父亲不容易

 

世界上最好的人是爸爸,最孤独的人也是爸爸!

 

父亲 --- 筷子兄弟

 

父爱如山

 

爸爸, 我只想对你说我爱你

 

我们在父亲节该怎样对父亲表达感恩

 

感恩父亲 别再让父亲节又一次悄悄溜走

 

一位父亲的感人独白

 

从父亲节说大学生不可缺失感恩意识

 

农民老父来信:儿子在大学里怎么没学到良心

 

辛酸父亲的信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