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化经典,需要达到三个境界

来源:腾讯作者:黄裕生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9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我们是一个有文化经典的民族,这是一种幸运。

  不管进入什么时代,我们都可以从这些经典获取深度理解自身与世界的启示,获取存在的力量与勇气。

  但是,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背负一个使命:在每个时代都需要去重新理解、会通这些经典,以使每个时代的精神生活能够维持在应有的高度上,并在此基础上继续提高。

  如何阅读这些经典,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01

  我们阅读的书,大致可分为三类

  人类文明越发达,书的种类也就越多。正如不同美食要有不同吃法一样,不同种类的书也需有不同的读法。就读法而言,我们可以把书大致分为这三类。

  ☆消遣或者解放心灵的书

  我们读得最多的书,就是以浏览的方式阅读的书。我们读这类书或者是为了补充一些知识(特别是一些非专业性或普及性的知识),或者是为了消遣,或者是为了心灵的解放。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业知识与专业技能,但是,我们在生活中还需要与各种人、各种事物以及各种行业打交道,这就需要不断补充各种知识。同时,我们还有空闲需要排遣,需要让心灵摆脱俗务,到想像世界去漫游,就是通常所说的放飞心灵。这就需要文学作品。

  这类书一般比较浅显通俗,或者有趣生动,所以可以随时随地以比较快的速度阅读。我们在床头放的,在旅途上带的,通常就是这类书。

  ☆专业书

  第二类是专业书。虽然各种专业书的内容千差万别,但都需要以专注、精准的方式阅读。这类书通常都有自己的概念体系,包含着严格的概念定义与逻辑推演。

  为了弄明白其中的精确定义、专业用语以及学理关系,需要特别的专注与反复的理解,以便准确掌握。

  这类书一般不能像前一类书那样零散地阅读,而要求持续、系统地阅读,否则就无法形成专业所要求的系统性与整体性。

  阅读这类书籍是为了掌握立业技能,最终应用于工作领域。因此,阅读这类书籍的速度以每个阅读者掌握知识的速度进行,既不能像阅读第一类书那样快,也不能像阅读第三类书那样从容。

  ☆文化经典

  第三类书就是文化经典,包括思想经典、艺术经典与宗教经典等。这类书成为经典,是经过长时段的历史筛选确定下来的,既不是作者本人,也不是某个读者所能决定的。

  这类书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是因为它们代表着其所属的文化传统与历史进程在一个时代所能达到的精神高度和思想深度,甚至是一个时代之所以成为一个时代的分界线,构成了时代之间的关节点。

  因此,进入这些经典也就意味着进入不同时代,在不同历史间穿越。只有真正进入这些经典,我们才真正生活在历史之中。或者说,历史真正存于我们的生活中,而不是作为已完成的事件被尘封在我们的生活之外。

  正因为如此,要进入这些经典并不容易。

  02

  阅读经典的三个境界

  第一境界:在经典文本内部完成充分循环

  阅读经典,首先要正襟危坐地慢读、精读。

  这些经典的深度或高度体现在它有自洽的学理体系,哪怕看起来只是随意的对话或编排。只有读出这种自洽的学理体系,才意味着读懂了一部经典。

  阅读经典,不只需要相关的知识(比如语言知识、历史知识等),更重要的是理解经典文本所讨论的所有问题及其回答。简单说,需要达到对文本的整体把握。

  这就要求在语句与段落、段落与章节、章节与整个文本之间不断进行反复对照、求解、互证,即“解释学”所说的在部分与整体之间进行充分循环。从容慢读,是进入文化经典唯一可靠的方式。

  如果按理解的深度来区分阅读经典的层次,那么在文本内部完成的充分循环,只是理解文化经典的第一境。

  进入第一境,对经典的理解不再停留于箴言警句上,摆脱了只知其一、不知其余的片面。这种贯通的把握包含对经典涉及的基本问题的真正理解,为理解其他经典提供了最好的基点。因此,进入第一境意味着上可通古,下可通今。

  不过,正因为这类经典是时代的标志,是穿越历史的关节点,因此,它们的意义和地位与其他经典有直接相关性。每部文化经典的意义与地位只有被置入与其他文化经典的关联中,才能得到更好的呈现。

  不过,“其他文化经典”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其他“文化经典”,一种是“其他文化”经典。

  第二境界:把经典文本置于与其他“文化经典”的对质中进行理解

  这里所说的其他“文化经典”,就是指同一传统、同一语言里的经典。

  在这些经典中,都有一部类似源头性的经典,比如中国的《易经》、犹太-基督教的希伯语《圣经》等。对这部源头性经典的理解,固然要从文本本身出发,并在自身文本中进行充分有效的互释。

  但是,其源头的质朴性、开放性、丰富性,需要在之后的其他经典中呈现其展开与实现,需要在其他经典中得到新的见证,并借此呈现它的真理性意义与源头性地位。

  至于其他经典,既有必要与之前的经典(包括源头性经典)对质,也有必要与之后的经典互释。

  通过前者,可以知道一部经典突破了哪些方面,周全了哪些环节,深化了哪些问题;通过后者,可以显明这部经典的突破与深化,开出了什么样的后境,引向了什么样的新见证,突破了哪些局限。

  这样理解出来的经典是历史中的经典,是经典互文中的经典,而不是孤零零的经典。从任何一部经典中理解出来的“道理”,将会是一种穿越历史、贯穿时代、融入生活的道理,而不只是书本上的道理,不只是遥远时代的道理。

  一旦登入阅读经典的第二境,也就真正进入了历史。进入第二境的读者会获得一种历史感:自己穿越在历史之中,历史就在自己的世界里。

  第三境界:将经典置于与“其他文化”经典的对质中展开理解

  很显然,这里的“其他文化”就是指另一种传统的文化。所以,“其他文化”经典就是造就了其他传统与历史的文化经典。它构成了本传统的文化经典的真正他者,同时也是本传统的经典能获得理解与解释的最大、最遥远的语境。

  就内容而言,任何一个传统的文化经典之所以能够造就传统,开辟历史,是因为它包含着能够教化人类、引导人类、凝聚人类的真理。

  经典所达到的高度的提升,广度的扩大,根本上是对人自身、对世界以及对人与世界(包括人与神)之间关系的认识和理解的深化,实际上也就是真理的深化。

  真理的深化体现在两个方面:丰富性的增加与普遍性的提高。

  我们不知道对世界的认识会有多少个视角,也不知道对自身的理解会有多少个路径。但是,我们可以确切知道,真理的深化,认识的升级,在于通过不同视角的融合获得对世界更全面的认识,通过不同理解路径的会通获得对人自身更深层次的认识。

  不同文化传统的碰撞,特别是不同传统的文化经典的相遇,是一个相互提供参照系,以及寻求能把更多视角都容纳进来的更大参照系的事件。获得一个更大的参照系,是不同传统的文化经典相遇的一个必然结果,也是一个必然出路。

  虽然在这个更高的参照系里对世界进行审视、理解与认识仍然是带着视角的,仍然是有限与片面的,但是,这样的认识与理解因其融合了更多视角而更具丰富性,也因其能容纳更多差异而更具普遍性。

  如果说“大自然”(也许也可以称为“天”或“神”)通过产生不同文化传统使人类从尽可能多的视角去认识、接近整全的真理,那么拥有文化经典的文化民族就负有一个额外的使命:通过会通其他传统的文化经典来提高人类的普遍性存在、普遍性原则的水平,以便开辟新的、更具普遍性的世界史。

  在这个意义上,阅读经典的第三境既是最难达到的,也是今天的人们最需要努力达到的。如果说,放弃自己传统的文化经典是对真理的不负责任,那么拒斥其他传统的文化经典则意味对真理的盲目排斥,实质上都是放弃对世界普遍之道、天下普遍之理的寻求和担当。

  本文原载《中国文化》2018年春季号,内容有删改,原标题为《阅读经典的三个境界——序》,作者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黄裕生教授。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