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疗法:寻找生活的意义

来源:作者: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1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收藏] [打印文章]

 

    人是一种寻求意义的生物,追寻生命的意义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动机。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神经症。如果说弗洛伊德时代的神经症主要是性挫折引起的,那么今天的心理问题则主要来源于生存挫折和彻底的无意义感。一个感觉不到痛苦的人是不是心理比较健康?心理健康的人或许更能体验到痛苦,只是他们能赋予痛苦以意义,这样痛苦不仅变得可以忍受,甚至能激发出生命的潜能来。意义其实无所不在。

 

    82岁的L阿姨坐在轮椅上。我刚一拥抱她,她就大声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她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L阿姨的丈夫S叔叔刚刚去世,他们一起生活了62年。

 

  S叔叔和L阿姨是我的忘年交,多年前他们移民美国。L阿姨是位基督徒,尽管年高体弱,仍热心于教会的事情,并且有许多朋友。S叔叔是位雕塑家,他不善言谈,不喜交往,称艺术就是自己的宗教。

 

  L阿姨说,我一直以为先去的应该是我,没想到他却先走了,扔下我一个人。老人脸上写满了哀痛、孤单和凄楚。

 

  我问她:“如果您先走了,S叔叔会怎样?”

 

  L阿姨说:“他会特别孤独,因为他不像我有那么多朋友。哼,谁知道呢,也许他会再找个老伴……”

 

  “以S叔叔86岁的年龄和沉静的性格,还有你们62年共同生活的经历,您觉得他很容易找到您这样一个老伴吗?”

 

  L阿姨默然。

 

  “也许,上帝知道S叔叔很依赖你,知道他没有更多的朋友,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安排吧。”我说。

 

  L阿姨抬起头来看着我,慢慢地,就像河流汇入海洋一样,哀痛和凄楚变成了释然和平静。

 

  其实,我只是从维克多•弗兰克的书里照搬了他的方法。

 

  三联出版社出过维克多•弗兰克的两本小册子《无意义生活之痛苦》《活出意义来》。在弗兰克看来,人是一种寻求意义的生物,追寻生命的意义是一个人最基本的动机。他说,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神经症。如果说弗洛伊德时代的神经症主要是性挫折引起的,那么今天的心理问题则主要来源于生存挫折和彻底的无意义感。

 

  弗兰克由此发明了“意义疗法”:帮助当事人找出他生命中的意义。当然,生命的意义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异,甚至是因日而异的。

 

  对L阿姨来说,S叔叔的离世让她深感哀痛和孤单,但当她明白了,自己受苦意味着S叔叔可以不受这分苦时,活着就变成了有意义的事情。

 

  有人曾问我,一个感觉不到痛苦的人是不是心理比较健康?我反问说,照此推理,傻子、“二百五”才是心理最健康的?

 

  心理健康的人或许更能体验到痛苦,只是他们能赋予痛苦以意义,这样痛苦不仅变得可以忍受,甚至能激发出生命的潜能来,所谓“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著《春秋》”。

 

  弗兰克在失去了儿子之后,又在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失去了“灵魂的儿子”―――自己的第一本著作原稿。有一段时间,他一直在问自己“是否还值得一活”?有一天,他痛苦不堪地走在上工路上,破鞋子中是一双长满冻疮的脚。忽然,他产生了一个幻想:自己站在一间明亮的讲堂上,面对全场凝神静气的来宾发表演说,题目是“集中营心理学”!从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深受的一切苦难与煎熬,变得有意义了。纳粹集中营成了他观察和研究人性的地方,他发现即使是置身于集中营中,人仍然可以保有人性的尊严,只要他不丧失自己内在的自由。

 

  今天,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再生活在集中营中,但生命的意义仍然是一个问题。在弗兰克看来,忙碌而积极的生活,其目的在于使人有机会了解创造性工作的价值;悠闲而退隐的生活,则使人有机会体验美、艺术或大自然。至于既乏创意、又不悠闲的生活,也有其目的:它使人有机会提升其人格情操,并在备受外力限制的情境下选择自己的生活态度。

 

  意义原来无所不在,全看你能否发现!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分享到: